石投金融 > 资讯首页 > 理财类型 > 风口上的“独角兽们”:资本热捧,引爆上市潮?

风口上的“独角兽们”:资本热捧,引爆上市潮?

时间:2018-03-30   来源:石投整理  作者:claire
更多 0
摘要

风口上的“独角兽们”:资本热捧,引爆上市潮?

3月5日,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,“支持优质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”。

与此同时,象征着新技术、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模式企业的“独角兽”一词,也在屏霸如今的资本市场。多个独角兽概念股涨势明显,而与其相关的蚂蚁金服、宁德时代、小米公司等重要独角兽企业相关个股则更是触及涨停。


市场的躁动背后是制度红利的到来,

一方面,以富士康为代表的拟IPO“独角兽”申报流程正在大幅缩短;

另一方面,原本与A股上市标准存在距离的部分知名科技企业登陆A股的制度性机会在悄然酝酿。

通过梳理发现,目前独角兽企业的潜在上市路径主要有三条路径:

一是在条件不足的情况下,通过“即报即审”绿色通道实现快速申报;

二是已在海外上市的“独角兽”,尝试以国内存托凭证(CDR,Chinese Depository Receipts)的方式曲线回归内地市场;

三是目前仍然有部分企业并不满足国内上市条件,仍然坚持海外上市则成为其当下的选择。

考虑到上述政策红利的尝试性,无论是即报即审还是可能出现的CDR模式,都具有一定程度的特事特办色彩;我们认为,该政策方向推进试点后,朝着建制化方向发展,明确、细化和披露“独角兽”的认定和支持标准,对于进一步增强市场透明性、公平性具有现实意义。

独角兽的IPO特惠

今年2月份以来,有关支持“独角兽”上市的监管信号就已频频释放。

证监会系统2018年会议的要求:“加大对新技术、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。”3月5日,全国人大代表、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有关“要对独角兽企业在深交所上市开设绿色通道”等表态,也让“独角兽”一词进一步成为上述“四新”企业的代名词。

在富士康即将上会的当口,我们认为仍然有两项潜在预期值得关注。

其一,虽然富士康以“独角兽”身份实现快速上会,但相关新股发行在信息披露等合规层面的要求,却暂不会出现较大程度的下降。

“新股发行相关法律法规并未发生根本变化,而企业股份清晰、财务透明等要求也不会对独角兽企业例外。”3月5日,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中信证券人士表示,“另一方面,2017年IPO发审常态化以来,从严审核一直是监管层所坚持的重要原则,而这种逻辑也将在独角兽的IPO程序上持续贯彻。”

其二,从富士康的快速上会来看,监管层对“独角兽”支持条件,并不必然包括拥有过高的高新科技元素。

相反,考虑到上市制度支持新经济和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的共通性,是否处于新兴产业链条之中、具有行业龙头地位,能否有效带动实体经济和就业,也有可能成为监管层重要关注点。

以即将上会的富士康为例,其虽然具有相对高端的“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”业务,但该业务只占其整体营收的0.2%,而其常规化的通信网络设备、云设备的占比则分别达60.75%和34.10%。

由此可见,富士康的主营业务仍然是其为人所知的代工业务,但考虑到电子产业链的重要地位,其仍然被视为“独角兽”而进入了即报即审通道。

资本热捧

在“独角兽”登陆A股将有利好政策的刺激下,市场纷纷猜测哪家“独角兽”可以复制富士康的光速上市。二级市场上,“独角兽”概念股亦得到了热烈追捧。如佳都科技继上周五涨停之后,3月5日再度以一字板封住涨停,终盘报收9.80元。就在3月以来的3个交易日里,佳都科技累计已涨逾三成。而另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,A股市场共有9 家计算机公司与AI“独角兽”有股权、战略协议等方面的合作。

除了佳都科技以外,蚂蚁金服位列恒生电子(600570.SH)第一大股东;科大讯飞(002230.SZ)则参股寒武纪、优必选、商汤科技等AI“独角兽”;东方网力(300367.SZ)和商汤科技成立了合资公司深网视界;四维图新(002405.SZ)和滴滴在数字地图和数据交换等领域合作;御银股份(002177.SZ)也和云从科技推动人脸识别在金融领域的合作;中科曙光(603019.SH)和寒武纪合作推出基于寒武纪芯片的AI推理专用服务器PHANERON等。

引爆上市潮?

而随着监管层不断加大对新经济企业的上市扶持力度,远在海外市场的中概股“独角兽”或将引爆新一轮的上市潮。

两会期间,全国人大代表、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公开表示,证监会和交易所正在抓紧推进对新经济““独角兽””企业在境内市场发行上市提供条件,做试点和准备工作,深交所层面的规则准备已经基本完成。

3月5日,针对回归A股上市事宜,京东有关人士回应称,“我们注意到了媒体关于资本市场政策变化的报道,也在积极关注此事,如果政策允许,京东也非常有意愿回归国内市场实现两地上市。”

同样,全国政协委员、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我们一直希望百度能够整体在国内上市,因为我们主要的用户都是在中国,我们主要的市场都在中国,所以我们主要股东也在中国的话,这是最理想的情况。”

而全国政协委员、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磊在回答是以普通A股的方式还是以可转换股票存托凭证(CDR)的方式回归A股时,则明确表示听从政策安排。

对此,基岩资本副总裁杜坤表示, “独角兽”IPO绿色通道的前提是拟上市企业符合现有的法律法规,是在当前制度框架下进行的IPO申报。“我们预计监管层会通过一揽子政策改革,以提升我国资本市场体系的制度包容性、市场承载力和国际竞争力,力争把第二批中国高科技企业中的优质企业留在国内,把第一批中国高科技企业中的优质企业吸引回国内资本市场。”

CDR时机已熟?

对于未上市、未搭建VIE架构的“独角兽”来说,当前的即报即审通道显然是一条上市审核的特惠之路;但对于已上市的“独角兽”,境内资本市场的监管者似乎也在伸出欢迎回归的橄榄枝。

与2015-2016年中概股争相拆除VIE架构不同,目前备受关注的重要“橄榄枝”之一,正是管理层研究并酝酿已久的CDR模式;CDR又被称为存股证,泛指在一国证券市场流通的代表外国公司有价证券的可转让凭证,通常代表公司股票。

而作为“迎回”中概股的潜在方法,关于CDR的讨论并非发端于近期。央行2015年年报的专栏文章中,CDR模式就被一度抛出——“允许符合条件的优质外国公司在境内发行股票,可考虑推出可转换股票存托凭证(CDR)”。

多家媒体报道称,在此轮支持独角兽上市政策潮中,包括小米在内的多家公司有望采用CDR的方式抢滩,实现A+H的两地发行,不过小米并未予以置评。

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,虽然监管层尚未正式对此轮支持“独角兽”上市的CDR制度安排予以明确,但当前推出CDR时机已经逐渐走向成熟。

首先A股纳入MSCI等国际化动作始终不断,境内资本市场标准正在不断与国际接轨;其次,交易所的壮大市值诉求已然有限,相反培育更多高质量的独角兽公司反而成为其新的目标;再次,持续已久的IPO常态化与从严审核也将大概率在CDR模式下得到贯彻,能够实现对道德风险有效控制。

我们认为,CDR迎回中概股的制度优势也是显而易见的。一方面,CDR能够保留红筹股既有的上市主体和股权稳定性,降低企业为拆V而付出的成本,特别是以BATJ为代表的巨无霸;另一方面,又能够规避拆V过程中存在换汇问题,减少对现行外汇管理局面的冲击。

不过,眼下CDR模式的酝酿也要解决来自法律、交易、市场特点等多方面的问题。法律层面,CDR所基于的存托关系需要《信托法》等上位法及相关规定的进一步配套完善;交易层面,如何为CDR定价、缓释同股不同权等问题也需要考虑制度设计者的智慧;市场层面,目前A股市场仍然以个人投资者为主,如何预防CDR模式可能带来的炒作现象显然亦需警惕。

附:最全A股独角兽龙头股一览表

胡润研究院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11月30日,中国独角兽企业总数达120家,68家估值在100亿元以上,以下是估值超过500亿的中国独角兽企业。

由于独角兽企业较多,而炒股无疑是要炒龙头,在此对上表中估值超过500亿元的独角兽公司相关概念股作盘点,具体见下表,供大家参考。

*以上资讯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供用户参考,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。

相关文章
石投金融散标列表
产品名称 期限 年化收益